睡前故事

尽管少儿出版市场的整体增长仍在继续

28 4月 , 2020  

今年5月举办的2019年全国少儿图书交易会上,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国际少儿读物联盟中国分会主席李学谦提出,当前少儿出版应高度警惕增速放缓、码洋虚增、收入下降、库存增加等趋势性问题。7月9日~10日在济南召开的第34届全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年会上,围绕这些问题探寻行之有效的实操路径,多维度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为重要议题。

少儿出版市场的高速发展已是多年来的常态,“得少儿者得天下”也成为出版人时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不过这种高速发展与出版资源的高投入、品种扩张的幅度大分不开,“泡沫”“过剩”“乱象”“失衡”等声音与市场的快速发展并行而至。580多家出版社中,95%的出版社争夺不足45%的少儿市场,少儿出版市场的“白热化”竞争早已是行业焦点;个别出版机构原创能力不足、严重依赖引进版,片面追求经济效益,涉及低俗、暴力的出版物仍存在,重复、跟风、盗版、粗制滥造等问题造成的负面影响,使得少儿出版时不时成为社会新闻的关注对象。

此外,线下渠道拓展成本不菲,线上渠道折扣战愈演愈烈,有少儿出版人发出感慨:“出版社现在处于产业链的最底层,被渠道和纸厂‘欺压’,缺少话语权。”尽管少儿出版市场的整体增长仍在继续,但“不好做”成了近两年少儿出版人的普遍感受。此次会议,一系列需要全行业共同面对的、需要出版机构自身调整的问题被摆上台面,以问题为导向,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为核心话题。

聚焦少儿出版“六重六轻”


“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少儿出版工作,实现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第34届全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年会由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办,明天出版社承办。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许正明,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魏长民,山东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志华,中宣部进出口管理局交流合作处副处长钱风强,中国出版协会副秘书长陈宝贵,山东省委宣传部出版管理处处长刘子文,以及全国30余家专业少儿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出席会议。李学谦主持会议。从当前出版行业发展的大环境谈起,邬书林表示,实现少儿出版的高质量发展,要将少儿出版事业放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局当中去考量。

从宏观角度出发,许正明曾在多个场合强调当前少儿出版存在的“六重六轻”问题:重数量轻质量、重引进轻原创、重虚构轻现实、重城市轻农村、重名家轻新人、重图书轻其他关联产品。此次年会是中宣部统一管理新闻出版工作以来的首次少儿社社长年会。他指出,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少儿出版工作,专业少儿出版社要以此为契机,努力开创少儿出版工作的新局面。魏长民表示,此次会议搭建了少儿图书政策解读、学术研究、成果分享的舞台。张志华介绍了山东出版集团特别是其下属的明天出版社近年来在出版主业上取得的成绩。

会议期间举行了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的换届仪式,新任少读工委主任委员、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孙柱对少读工委的工作做了展望。他表示,推动少儿出版事业的进一步发展,要严格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要坚持以少年儿童为中心,把服务少年儿童健康成长作为全部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要坚持质量立意,树立精品意识,加强原创出版,助力少儿出版走向世界。要坚持改革创新,加强出版人才队伍建设。

解构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

国家推动出版业由快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进入第二年,高质量发展从意识层面向实践层面的落实逐渐深化、细化。推动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专业少儿社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也发挥着“排头兵”的作用。本届年会进一步解构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一系列问题,多维度探讨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少儿出版工作的可行路径。

Q 1.如何做亮、做强主题出版?

近日公布的2019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选题中,少儿主题出版选题有十余种,选题数量和少儿社占据的席位都明显增多。

近年,少儿主题出版的选题样式、表现形式呈现多元化趋势。《习近平讲故事》(少年版)、《速读新时代》等一系列双效成绩突出的产品使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形成在主题出版品类上的品牌效应。谈及实践感悟,中少总社总编辑张晓楠表示,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创作导向、出版导向和价值取向,是中少总社坚守的工作底线。主题出版更要把出版行为统一到用户需求和体验上;在装帧、配图方面,采用艺术性的版式设计;在数字出版融合方面,要在文字与声音、与视频等的融合上不断探索。

如何将主题出版做出亮点?张晓楠从细节上提出建议。例如,为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可在体例和语言方面,设计有趣的小标题,提出孩子感兴趣的话题。《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采取问答式体例,提出了17个话题,这种体例成为“伟大也要有人懂”系列的一大品牌特征被延续下来。

专业少儿社做主题出版要工程化,将其纳入日常出版工作中。张晓楠透露,下一步,中少总社要做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主题出版,继续与非专业少儿社合作,构建家庭阅读模式,打通主题出版边界。出版社可以联合外方出版社找寻本土作者,与中文版作者一起对作品进行本土化改造。中少总社2011年引进的“米莉茉莉”系列图书便是这样的案例。2018年,中少总社参股人民天舟,收购新西兰童书品牌“米莉茉莉”。为该系列新增中国女孩儿“莉莉”形象,并融入中国元素,全新的“米莉茉莉和莉莉”将于今年推出。关于与成人出版社的合作,她认为,合作打破了少儿和成人出版的壁垒,促进少儿和成人出版间的优势互补和融合转化。

Q 2.融合发展、转型升级有何实招?

融合发展是传统出版行业在新时代面临的重要命题,开拓图书出版的新模式、新产品、新业态、新价值也成为出版机构发展的必要路径。

明天出版社社长傅大伟分享了该社在内容与技术的融合、线上与线下的融合、出版与其他产业的融合等方面的一系列尝试。其中,明天社负责运营的山东学前教育网已在山东省17个地市建立起2000多人的通讯员队伍,子平台“山东省幼儿园课程研修平台”注册幼儿园9000多所,注册教师近5万名,现有教学视频300余部,其微信公众号粉丝数已超10万。

融合发展也能够为图书销售的转化起到实效。傅大伟提到,明天社的一套图书,趁一部作品改编成电影上映之际推出团购,一个微信号2天团购量超3万册。去年9月,该社还与网络平台合作提供视频、音频线上课程,采取知识付费+图书销售的模式,一次活动共销售近16万册图书。在融合发展的落地实践中,傅大伟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与较大的网络数字平台进行年度合作后缺少线上资源,数字出版工作流程不规范,编辑队伍对新技术的应用能力不足,数字版权的签订与平台销售是否向权利人提供预付金存在诸多矛盾……他表示,专业少儿社要发挥内容资源优势,尽快形成与著作权人和电子书生产单位之间的良性合作机制,持续丰富电子书品种。提升纸质图书品质,扩大线上数字化资源的营收,进一步拓展线上知识付费业务,继续加强自媒体建设和运营。

有着30余年从业经验的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敖然对融合发展也有担忧。在他看来,少儿出版的融合发展近些年虽然确实有作为,但作为不大。受制于平台、受制于IP是少儿出版机构共同面临的问题,并且未来下游平台方也可能角色反转为上游内容生产方。作者在平台通过课程等得到的利益等远超传统出版。敖然表示,出版机构想到各自命运的同时,要想到行业命运,要基于未来去判断、制定发展路径。

Q 3.体现时代特征的儿童文学精品如何打造?

进入新时代以来,居于少儿出版细分板块首位的儿童文学,在社会环境、科学技术、读者需求等层面发生了一系列变化。

浙少社社长汪忠表示,如何在高质量高水平发展中积极引导少年儿童,需要每个少儿出版人深刻思考,积极探索。“优秀的作品总是来源于现实又反哺于现实。”浙少社多年来狠抓以原创儿童文学为重点的产品线开发提升、延伸拓展和维护服务,在壮大品牌规模的过程中,打造了任溶溶的《没头脑和不高兴》、沈石溪的《狼王梦》等一大批双效俱佳的精品。他还提到,浙少社设立了数融事业部,加大融合创新类产品线开发,今年上线了《装在口袋里的爸爸》音频作品,同时以网络微课的形式进行经典作品解读。

体现时代特征和精神特质的儿文精品需要紧跟读者多样化的需求。汪忠表示,近年来,浙少社从简单的内容提供转向为读者提供多元化阅读体验和文化服务,从图书销售工作拓展到为不同年龄群体的读者用户提供整套阅读解决方案,通过每年400多场主题阅读活动、设立全国阅读示范基地学校、名家讲座、名师培训等多举措并举。

Q 4.怎样建设原创科普高地?

年会期间,科普热的话题不时被提及,也有出版人直白提出,专业少儿社在该领域与一些带有科普基因的成人专业社相比不占优势。

未来出版社社长李桂珍认为,做好原创科普出版首先要在理念上坚定不移地走好原创出版道路。还要在策划和顶层设计上与分级阅读相结合,在作者选择上将专业性与通俗性相结合,在呈现方式创新且与其他产业领域相结合。

科学思维与写作能力兼具的优秀作者难找,是原创少儿科普出版面临的最大问题。李桂珍表示,一方面要挖掘和培养科普作者,引导他们将文本转化为目标读者能够接受的形式。另一方面要邀请名人名家做科普,这种模式需要作者具备一定的科学视角和科普思维;可以请专业作者撰写出初稿,再请名人名家在初稿基础上进行加工、改造、转化和提高。此外,除了呈现方式与影视、动漫等结合,更需要联合各种社会资源,将科普图书推广、渗透到更多领域。

Q 5.建构双效统一的出版运营机制有哪些要点?

建构双效统一的出版运营机制是传统出版业不断追求的目标。要想影响市场,首先必须遵循市场规律,调整自身状态迎接挑战是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社长刘凯军的观点。

“双效统一”的前提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近两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设立“原创少儿文学重大出版工程基金”,并制定了《重大出版工程支持和奖励实施细则》,对原创少儿出版给予经济资助与补贴,特别是对主题出版给予保障和扶持。这种方式催生了《鬼娃子》《巴颜喀拉山的孩子》等力作。2018年,该社还成立“彭学军编辑室”,依靠师徒制模式,为优秀编辑施展才华扫除干扰,为年轻编辑成长搭建平台。

刘凯军表示,“双效统一”还要统一在效益最大化的运营机制上。二十一世纪社集团现在的管理机制是在编辑室管理的基础上,成立重点IP项目组。去年成立的“大中华寻宝记”项目组,从用人机制、成本机制、决策机制、奖励机制等方面向项目组开放多项决策权,形成了一支能够深度营销、全产业链拓展的特殊队伍。在市场销售的终端上,该社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自去年在编辑部设营销编辑岗,将营销职能下沉。编辑深入到市场一线,无论是产品策划还是营销活动,都变得精准和主动。

Q 6.如何加强出版人才队伍建设?

新型出版的核心价值链是围绕内容通过IP化、实现知识产权化、资产化的过程。其中,创意人才发挥重要作用。

在接力社社长黄俭看来,当前,出版业已处于重大转型期,少儿出版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出版社想要在当前市场竞争中实现突破,必须对出版产业的整条价值链进行创意性的改造。黄俭提到,内容的创意人才在传统出版核心价值的体现上永远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在童书滞胀的红海时代,对营销创意人才的需求,只会加大不会减少。在线上线下发行市场里,如何组合出新的发行模式、新的渠道,需要发行创意人才的整合能力。他还表示,探索内容资产化的出版社,还将面临来自于内容IP化方面的创意与创作的挑战,这是新门坎,也是新挑战。

对于发现与培养创意人才,黄俭直言,一种方法是在行业现有的人才资源里发现,也就是“抢”。不局限于传统出版业,只要能够带动相应的产业链,出版机构应该有魄力抛出相应的回报。另一种方法是在团队现有人才里挖掘,也就是“养”。黄俭强调,实现上述条件,需要“实力”“眼光”“机制”兼备。其中机制最关键。

Q 7.建设良好市场生态有何举措?

针对少儿出版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必要性,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上少社”)社长冯杰提到一个细节:“虽然去年少儿出版仍然保持了两位数增长,但用纸量并没有增长,说明这是图书定价上升对于整体规模的带动。”

面对这一系列问题,冯杰觉得要从转变增长方式和转变增长动力两方面发力。要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通过行业自律助力出版经营;压缩“无效出版”,聚焦“有效出版”,提高品牌意识,扩大骨干工程。动力转换上,出版社要提高思考维度,从经营内容产品到经营内容版权。最重要、最根本的是增强原创能力建设,促进优质内容与版权运营的有效嫁接。

2018年,上少社启动了内部改革,将产品战略调整为版权战略,专门成立版权经营管理部,系统性地开展商标、版权经营管理,目前共实现版权输出1800多种。同时,重新规划内部组织机构,成立儿童文学出版中心、少儿科普出版事业部、幼童读物出版事业部、教育培训出版事业部,以及“秦文君工作室”“第一次遇见科学工作室”,进行专业化分工。未来,在版权运营方面,上少社还会利用各地开展主题展馆建设、引进文化业态的新需求和新机会,将优质内容资源如“十万个为什么”等,通过内容授权的方式进行转化。

Q 8.如何借“走出去”深度融入国际市场?

近些年,少儿出版的“走出去”工作步伐加快,各少儿社在国际出版市场取得硕果,逐渐使中国的少儿出版立于更广阔的舞台。

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国际出版工作,从图书版权贸易起步,逐步开展国际出版合作,并通过亚洲儿童文学大会等学术活动,主动融入国际文化交流的大潮。推进国际合作体系,需要组织架构的变化。据该社副社长吴双英介绍,湘少社的版权事业从全社一人的版权经理,拓展到每个编辑室设置一名版权专员,到2017年成立国际出版项目部,全面落实版权进出口工作,通过机制的建立完善,推动版权工作常态化。

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王泳波也提到,只有做到生产经营管理的高质量,才能在出版国际化上追求高质量。苏少社现在不完全依赖于版权数量,而是更多追求输出产品的质量,看中输出产品在国际排行榜上的名次以及实质性的销售等。

吴双英总结了国际合作的创新路径:在合作地域上向“一带一路”国家发力。在品种上突出“为孩子讲述中国故事”“为孩子设计创意童书”。注重在输出内容中突出中国名家,在引进内容中坚持市场引领。在合作深度上稳扎稳打,逐步推进。据悉,湘少社连续3年版权输出超过100种,入选“经典中国”“丝路书香”等国家“走出去”资金项目40余项。

Q 9.打击侵权盗版,少儿出版如何协力?

拼多多等平台上图书盗版侵权现象泛滥,打击侵权盗版是少儿出版工作面临的一大难题。

少儿出版反盗版联盟秘书长吕卫真表示,打击侵权盗版,一方面要发挥行业协力的作用,要对大规模的侵权盗版有超前预判;另一方面,要充分利用现有的科技手段和分析方法,通过大数据监控来筛选分析侵权盗版行为的活动规律及其变化条件,将线索汇总分享,更好地与专业维权部门和执法部门合作。

为期1天半的会议,30余家出版社的社长、总编辑及相关负责人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可发力维度进行探讨。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常青表示,精品出版的主体是人,推动高质量发展,团队氛围很重要。“氛围不是口号,而是一种共识下有力的执行。”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徐凤梅提到,在服务孩子阅读的方面,直接进终端,也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怎样把产品送到孩子手里,是需要不断思考的问题。

结合新疆地区部分出版社的案例,
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社长徐江提醒道:“高质量发展首先要在政治上把关”,高质量图书,不只是立意高、作品好,关键是把政治导向放在第一位。自1996年进入少儿社,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杨佃青见证了少儿出版发展从弱小走向繁荣的过程。尽管在发言中梳理了当前童书市场的一系列问题,言语间却凸显出他对少儿出版工作的信心。

显然,少儿出版的高质量发展是系统工程,需要专业少儿社发挥引领作用,也需要各出版机构逐一破解过程中碰到的问题,探寻更为行之有效的应对策略。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