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儿童阅读与世界未来

31 1月 , 2020  

儿童阅读推广不可盲目而为。第四届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亚洲大洋洲地区会议近日在西安召开。在为期3天的会议中,有一个问题萦绕于与会者心中,那就是世界各国儿童阅读推广问题。

阅读推广人:以儿童为本做事情

在“儿童阅读与世界未来”分论坛上,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主席、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孙柱首先呼吁:认识并关注儿童阅读。

他说,广大家长和儿童阅读推广工作者应站在儿童本位的立场,从儿童精神健康成长出发,关注儿童阅读的重要性。在孙柱看来,少儿出版人要为孩子出版更多的好书,为学校和家庭提供阅读服务、教育服务和成长服务。

对此,新阅读研究所所长、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表示赞同。他认为,一个成年人如果从小受到文学阅读的浸染,长大后会影响其气质和教养。作为资深儿童阅读推广人,梅子涵始终坚持“未来世界实际上是儿童的世界,因为儿童多彩的内心世界,才有了异常丰富和复杂的外部世界”。

针对儿童阅读推广的成效问题,儿童文学作家、阅读推广人童喜喜从操作层面提出,家校共读可以发挥家庭阅读和学校阅读的优势,快速培养儿童的阅读习惯。以儿童为纽带,带动全社会阅读,是推进儿童阅读的重要手段。

值得关注的是,本届会议上一些国际儿童阅读推广人,也介绍了各自国家对于儿童阅读推广的做法。

在日本,其希望工程旨在帮助解决日本贫困儿童的阅读难问题。国际儿童读物阅读联盟日本分会主席佐久间由美子说,该项目的一个任务是举办学习研讨班,让作家、画家、编辑相互交流,了解儿童的真实情况。而另一任务则是通过建立儿童图书馆、举办讲习班等形式,把书送给需要的孩子。

在阿富汗,也有类似做法。阿富汗阿希阿那基金会总经理默罕默德·约瑟夫·纳瓦比说,他们依靠书籍、图书馆和教育项目,打破了文盲所造成的代际贫困循环,这种做法不仅改善了儿童的生活环境,也增进了他们对其他文化的理解。

作家:创作需关注儿童心理

儿童阅读推广成效还来自儿童读物是否符合儿童心理特点。在“儿童文学创作中的童年体验”分论坛上,儿童文学作家分享了各自的创作体会。

金波以自己和孩子打交道的3个真实故事为例,说明儿童文学作家只有亲近孩子、尊重孩子,发现孩子内心世界的美好品质,拥有孩子般的纯真、真诚、诚恳和相互的信任,才能回归写作的精神家园。

白冰认为,童年记忆、童年体验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终生的创作源泉。他的《换妈妈》《雨伞树》《吃黑夜的大象》的灵感都是来自自己和身边亲朋好友的经历。

董宏猷动情地提到,自己选择儿童文学创作与童年的经历有关。小时候为了购买自己喜爱的书籍,他9岁开始在长江边拉板车勤工俭学。这种童年经历和体验,让他创作出《小男生小豆包》这样豪气冲天又具有儿童性的文学作品。

汤素兰认为,儿童文学作家个人的生活和成长,都是极其宝贵的经验。如果作家将自己的经验转换为孩子们喜闻乐见的故事,便是施展写作魔法的过程。

中国作家将童年经历融入作品创作,引起国际儿童文学评论界关注。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横田纯子认为,儿时经历有助于儿童文学作家深刻理解儿童心理,进而创作出孩子们喜爱的作品。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印尼分会主席穆尔特·布楠塔认为,由种族性、语言性、童年经历合成的多样性,对当今儿童图书出版产生的作用及影响不可忽视。

社会:大家齐心协力来推动

会议期间,会议的主办、承办、协办各方纷纷携24国与会代表走进学校、幼儿园、书店,与小读者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日前在西安市后宰门小学,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陕西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联合举办“爱上阅读
畅想未来——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校园讲座活动”,针对同学们“作文难”问题,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鼓励学生们用心读好书读经典,做生活中的有心人,为写作积累丰厚的人文素养。

与此同时,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陕西省作家协会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等单位代表也走进陕西省幼儿园。在“中少阳光图书馆携作家走进陕西幼儿园——‘我和作家爷爷一起讲故事’”活动中,高洪波、金波、白冰3位作家耐心回答了小读者、小粉丝们提出的种种问题。

推广儿童阅读是一个系统工程,它需要每个环节上的每位工作者俯下身子亲近儿童,成为孩子们的朋友。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