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

利桑德尔太太心里说

29 12月 , 2019  

  “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地方象我们小城那样昏昏沉沉、枯燥乏味的了,”利桑德尔太太想,“这么热,还能做什么事呢?”
 

  她在市场货摊之间走,昏头昏脑在那里挑选陈列着的货物。这是个集市日子,街上和广场上挤满了人,全城好象该热火朝天了吧。可是不──它还是照样昏昏沉沉。市政管理局对面,有几只铜狮子的小喷泉发出很轻的、昏昏沉沉的沙沙响声,那几只铜狮子也是昏昏沉沉的。河边露天咖啡馆的音乐声也很轻,也昏昏沉沉,在奏《睡吧,我的宝贝,快睡吧……》可这是在大白天!麻雀在小桌子之间啄吃面包屑,不时沉重地蹦蹦跳跳,看上去也是昏昏沉沉,精神不振。
 

  “昏昏沉沉的睡乡。”利桑德尔太太心里说。
 

  人们懒得动。他们在市场上东一堆西一堆,站在那里懒洋洋地交谈,要走两步的话就有气无力地慢慢腾腾地走。天气就热到这种地步。
 

  很明显,七月里这最后一个星期三是空前的热!利桑德尔太太将永远记住这一个她有生以来最热的日子之一。整整一个月都又热又干燥,可今天热得特别厉害。显然是七月趁它的日子还没过完,决定显显它的威风。
 

  “看来要有雷雨。”人们相互说。
 

  许多乡民已经套好了马。他们比平时更早地急于回家,免得碰上大雷雨。
 

  利桑德尔太太向一个急着要把货品卖掉的农民买了他余下来的樱桃。她很高兴买了便宜货,把一纸袋樱桃塞到手提袋里,已经打算走,忽然埃娃-洛塔蹦蹦跳跳跑来挡住了她的路。
 

  “总算有一个人不昏昏沉沉。”利桑德尔太太想。她温柔地看着她的女儿,一样东西也不放过:快活的脸,灵活的浅蓝色眼睛,淡黄色的蓬乱的头发,晒黑的长腿和刚熨好的夏天的裙子。
 

  “我看到利桑德尔太太买了樱桃,”埃娃-洛塔说,“利桑德尔小姐可以抓一把吗?”
 

  “当然可以。”妈妈说。
 

  她打开纸袋,埃娃-洛塔抓了两大把橙红色的樱桃。
 

  “你可是上哪儿去?”利桑德尔太太问道。
 

  “这我不能告诉你,”埃娃-洛塔吐了一个樱桃核,“这是秘密任务。秘密到极点的任务!”
 

  “原来如此!好吧,只是回家吃饭别晚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埃娃-洛塔说。“自从我那天洗礼日错过了碎麦米饭以后,我总是准时回家吃饭的。”
 

  利桑德尔太太微微笑了一下。
 

  “我爱你。”她说。
 

  埃娃-洛塔用力地点点头──这还用说──就穿过广场走。她走的路从她一路上吐的樱桃核可以看出来。
 

  妈妈看着她的背影站了一会儿。忽然她一阵担心。等一等,这小姑娘看上去多么瘦,多么小,多么无力自卫啊!她不久前还吃碎麦米饭,而如今拼命地跑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这样好吗?不妨更好地注意她一下……
 

  利桑德尔太太叹了口气,慢慢走回家去。她觉得她很快就要热得发疯了,还不如待在家里好。
 

  可是埃娃-洛塔一点不把热当作一回事。她高兴热,就象高兴街上的人和好吃的樱桃一样。今天是集市日,她喜欢集市日。说实在的,她喜欢所有的日子,就除了学校里有手工课的日子。可现在正放暑假!
 

  她慢慢地穿过广场,拐到小街上,经过夏天的咖啡馆,继续向桥那儿走。总之,埃娃-洛塔完全不想远离热闹的市中心,可埃娃-洛塔如今接受了秘密任务,这个任务必须完成。
 

  白玫瑰司令吩咐她去把“伟大的木姆里克”拿出来,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去。在安德尔斯被盘问的时候,他差点把它泄露出来了。可以用脑袋担保,红玫瑰方面从此没有停止过搜索,在“庄园”后面的小路周围一平方毫米一平方毫米地挖。不过还没听到他们胜利的欢呼声,那就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伟大的木姆里克”还留在白玫瑰他们放着的地方──在路边那块大石头上。
 

  “伟大的木姆里克”在石头的一个小凹坑里,完全可以看出来。安德尔斯断言找到它非常容易。红玫瑰把爪子伸到这珍贵的护身符,现在只是时间问题了。今天是集市日,西克斯滕、本卡和荣特准象钉在火车站前面的夏园里一样,待在那里玩旋转木马或者打靶。埃娃-洛塔今天可以毫无阻碍地把“伟大的木姆里克”从它那不安全的地方拿走。
 

  安德尔斯为护身符找到了新的埋藏地点:在古城堡内院的井旁边。这就是说,埃娃-洛塔在这难堪的闷热中心须先走长路穿过“高草原”,接着回头穿过全城,然后沿陡峭的小路爬到同“高草原”方向相反的城外小山冈上的古城堡那儿。的确要是一个无限忠诚的白玫瑰骑士才肯爽快地答应干这种事。比方说象埃娃-洛塔这么忠诚的骑士。
 

  有人会说,埃娃-洛塔只要拿起“伟大的木姆里克”,很简单地把它塞到口袋里就行了。放到新的秘密地点去可以等天凉了再办。可这样想的人就一丁点儿也不明白“伟大的木姆里克”和红白玫瑰战争。
 

  为什么转移“伟大的木姆里克”这个任务偏要交给埃娃-洛塔呢?难道白玫瑰司令不能派卡莱去办吗?就是因为不能:不通气的老布吕姆克维斯特要卡莱送货和在食品店里帮忙卖东西。这是热闹日子,乡下居民进城来买糖、咖啡和鲱鱼。
 

  那么司令为什么不自己去呢?因为他得待在他爸爸的皮鞋作坊里。集市日鞋匠本格特松不高兴干活。这时候他丢下工作“溜达”去了。可皮鞋作坊也不能就此关门。会有人送鞋来修理,会有人来买现成的鞋子,何况这是个集市日呢。因此鞋匠庄严发誓,要是儿子离开皮鞋作坊,哪怕五分钟,就要狠狠揍他一顿。
 

  正因为这些缘故,把最可敬的“伟大的木姆里克”从一个秘密地点转移到另一个秘密地点的神圣任务,这才交给了白玫瑰的忠诚骑士埃娃-洛塔。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任务,而是个真正秘密的使命。也不管太阳在“高草原”上空炙烤得多么叫人受不了,也不管地平线上积聚着铁青色的乌云!也不管无法凑集市的热闹,也不管只好离开“事件的中心”!
 

  埃娃-洛塔拐到桥上向“高草原”走。不,“事件的中心”不是总在热闹的集市地区的……今天“事件的中心”完全在另一个地方。
 

  埃娃-洛塔晒黑的脚正好迈大步上那儿去。
 

  乌云越压越低,呈铁青色,很吓人,甚至有点令人恐怖……埃娃-洛塔慢慢地走──“高草原”热得空中颤动着雾气。
 

  噢,“高草原”多么辽阔广大啊!穿过它的时候,无穷无尽的时间在过去。不过埃娃-洛塔不是一个人顶着烤人的太阳在这儿走。
 

  当她看见前面远远出现格伦老头的时候,她简直万分高兴。
 

  格伦老头不会跟别人弄错,一看就能认出来。城里没有一个人这样一瘸一瘸地走路。他好象也在上“高草原”去。啊,他顺着小道走进核桃树丛不见了。天呐,他不要也是在找“伟大的木姆里克”吧?
 

  埃娃-洛塔想到这一点就笑起来。可她马上停住了笑,盯着一片迷蒙的阳光看。另一头又出现了一个人──大概不是本城的人,因为他大踏步沿着经“庄园”到乡下的路走。等一等,这就是穿华达呢长裤的那个人!当然,今天是星期三!今天象他在那儿说的,他得一笔勾销他的借据。倒很想知道他们怎样“一笔把借据勾销”?……准是很复杂的事。唉,这种高利贷!大人做多么荒唐的事啊!
 

  “咱们在老地方碰头。”当时这穿华达呢长裤的人说。老地方原来就是这里。为什么就得在这收藏着“伟大的木姆里克”的地方呢!难道没有别的矮树林子可以做高利贷交易吗?显然没有,因为穿华达呢长裤的人已经从小路拐弯到核桃树丛里去了。
 

  埃娃-洛塔把脚步再稍微放慢一些。特别是她没什么可急的,先让这小伙子安静地一笔勾销他的借据,然后她再去拿“伟大的木姆里克”也不迟。暂时她不妨上“庄园”去把所有的房子和走道了解得清楚些。“庄园”不久又可能成为战场,这样先去了解一下,到时会很有好处。
 

  她打“庄园”里的窗口往外看。嗐,整个天空都黑了!太阳躲起来,远远听到吓人的隆隆声。“高草原”看上去阴阴沉沉的空寂无人。得赶紧去拿了“伟大的木姆里克”就离开这里跑回家!她跑出门口,拼命顺着穿过核桃树丛的小道跑,一路上听到可怕的隆隆雷声。她跑啊跑啊……忽然她站着不知所措。
 

  埃娃-洛塔一下子撞到一个人身上,这人顺着这小道从相反方向走来,也象她一样急急忙忙。她首先只看到暗绿色的华达呢长裤和白衬衫,接着抬头看见了那个人的脸。噢,多可怕的一张脸啊──脸色苍白,充满绝望和恐怖的神色!大人难道可以这样怕雷雨吗?埃娃-洛塔简直可怜他。
 

  可他显然顾不上她。他瞥了她一眼,又是害怕又是生气,接着急急忙忙地顺着狭窄小道走了。
 

  埃娃-洛塔不高兴人家这样不友好地看她。她习惯于人家快活地看她。她希望在他走掉以前向他表示友好,他也该用应有的态度对她。
 

  “请问几点种了?”埃娃-洛塔很有礼貌地在后面问他。她问他这句话只是为了找句话说说。
 

  那陌生人浑身哆嗦了一下,很不情愿地站住。他起先好象不想回答,可最后看看表,含含糊糊地咕噜了一声:“两点差一刻。”
 

  他拔腿就跑起来。埃娃-洛塔看着他的背影。她看见他口袋里露出一卷纸。是从他绿色华达呢长裤的口袋里露出来的。
 

  他就这样走掉了。可在小道上留下了一张很皱的白纸。他在匆忙中把它落掉了。
 

  埃娃-洛塔捡起这张纸好奇地看。顶上写着:“借据”。所谓借据原来是这样的!值得为了这种东西如此担心吗?
 

  震耳的隆隆雷声吓得埃娃-洛塔拔腿就跑。她一般说来并不怕雷声。可现在,正是现在,她孤零零一个人在“高草原”上!噢,在这里一下子感到多么不痛快啊!矮树林子很暗,空气中使人感到有一种可怕和不祥的东西。她干吗不待在家里呢?……得赶紧跑,赶紧拼命跑。
 

  可首先得拿到“伟大的木姆里克”。白玫瑰骑士尽管吓得要命都要忠于职责。离开那块石头只有几步了,只要过了那些矮树丛……埃娃-洛塔一直跑过去……
 

  起先她只是悄悄地呜咽。她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看着,呜咽着。也许,噢,也许她只是在做梦吧?……也许那儿根本没躺着……没躺着一个痉挛了一阵的人吧──就在那块石头旁边……
 

  接着埃娃-洛塔用双手捂住脸,转身就跑起来。从她胸口中冲出奇怪的、可怕的声音。她拼命地跑,尽管两腿在发抖。她没听见隆隆的雷声,也没感觉到雨水。她没感觉到核桃树枝抽她的脸。她跑啊跑啊,好象在梦中被神秘不解的危险逼着跑。
 

  跑过了“高草原”。跑过了桥。跑过了瓢泼大雨中没有一个行人的熟悉街道

……
 

  回家!回家!终于到了!埃娃-洛塔推开园子的矮门。她爸爸在那儿,在面包房里。他穿着白色的烤面包工作服,站在他的烤盘中间。高大,安祥,就跟以往那样。只要走近他,你就浑身是面粉。对,爸爸跟以往一样,虽然周围的世界变了,变得可怕了,再也没法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埃娃-洛塔慌忙扑到她爸爸怀里,紧贴着他,用双手把他的脖子有多紧抱多紧,把满身是水的脸藏在他胸口上,痛苦地抽抽搭搭地说:“好爸爸,救命啊!格伦老头……”
 

  “出什么事了,好孩子,格伦老头他怎样了?”
 

  她浑身哆嗦,很轻地回答一声:“他躺在‘高草原’上,死了。”
 

  难道这就是不久前还昏昏沉沉、和平安静的那个小城吗?
 

  现在认不出它来了。
 

  一个钟头左右就全变了样。小城象蜂窝似的嗡嗡响。警车开来开去,电话滴零零响个不停,居民们互相谈论,东猜西想,担心着急,问警车比耶尔克把凶手捉到的消息是不是真的。他们关怀地摇着头说:“可怜的格伦死得多惨啊……真──的

……不过他本人也不大清白,也许这就不足为怪了……但还是……多么可怕呀!”
 

  一大群好奇心重的人跑到“高草原”去。可“庄园”周围已经戒严,谁也不让过去。警察局把警察派到那里去真够快的,快得出奇。
 

  正拼了命在调查。全拍下照来了,每一米土地都搜查过,一切都记了下来。凶手哪怕留下一点痕迹没有呢?没有,一点儿也没有,即使留下点痕迹,也全给瓢泼大雨冲掉了。连一个香烟头也没留下来。检查死者遗体的法医只能确定一点:格伦老头是被子弹从后面射死的。皮夹子和手表都在。谋杀显然完全不是为了抢劫。
 

  首都警察局来的侦缉长希望同发现尸体的小姑娘谈谈,可福尔斯贝格医生不答应。他说小姑娘需要安静和恢复常态。不过侦缉长怎样怕耽搁时间,也只好听他的。不过福尔斯贝格医生还是告诉了他,说小姑娘一直在哭,常常反复说:“他穿绿色的华达呢长裤!”她显然看见过凶手。
 

  可也不能通报全国,因为特征就只有一个:绿色的华达呢长裤!即使小姑娘看到了凶手──这一点侦缉长还没确定──凶手这时候准已经换了装。不过他还是打电报给全国各地的警察局,要求注意一切穿绿色华达呢长裤的可疑人。现在只剩下一件事了,就是继续侦察和等待小姑娘复原,好跟她详细地谈谈。
 

  埃娃-洛塔躺在妈妈的床上。她想不出有比这儿更安全的地方了。福尔斯贝格医生来看她,给了她药,让她睡好觉,不再做恶梦。同时妈妈和爸爸答应通宵守在她身边。
 

  可是没用,根本没用……埃娃-洛塔头脑里充满了缠绕着不肯去的念头。噢,她真是干吗要到这“庄园”去呢!现在全毁了。她一辈子再也不会快活了。人对人这么坏,还怎么快活得起来呀!她过去当然也知道有这种事,可没如今清楚。只要想一想:昨天她还和安德尔斯一起逗卡莱,讲起杀人凶手来象说什么笑话,而且还笑话他!现在她一想起这件事就浑身不自在。她再也不这样做了!这种事连开玩笑也不能够,因为会招来灾殃,真成为事实的。万一都怪她,所以格伦老头才……所以格伦老头才……不,她不要想这件事情。可她如今要完全变个人,对,对,一定得变。她要变得更象个女人一点,象比耶尔克叔叔曾经说过的,她再也不参加玫瑰战争了──正是由于这场玫瑰战争她才碰到这件可怕的事……不,还是别去想,头要裂开的……
 

  关于玫瑰战争的一切都结束了。她再也不玩这个游戏了,永远不再玩了!噢,她将多么寂寞无聊啊!
 

  埃娃-洛塔的眼睛又充满了泪水,她抓妈妈的一只手。
 

  “妈妈,我觉得我老得不行了,”她哭着说,“就象我已经十五岁了!”
 

  接着埃娃-洛塔睡着了。可在她沉入有益健康的梦乡以前,她想起了卡莱。所有这一切他是怎么想的呢?卡莱多少年来都在追踪犯罪分子──这会儿真出现了杀人凶手,他会怎么办呢?
 

  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听到这可怕的消息时,正站在他爸爸的食品杂货店柜台后面。他正给顾客用报纸在包两条鲱鱼,“骗子岗”的卡尔松太太满肚子新闻地飞奔进店。店里一下子开了锅──大家提问,感叹,惊叫……买卖停了下来,所有的人围住了卡尔松太太。她象开机关枪似的叽叽呱呱说个不停,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甚至说的比她知道的还多。
 

  以保卫社会安全为己任的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站在柜台后面听着。他什么也没说。他也没提问。他站那里就象瘫痪了一样。他听了个大概,悄悄溜到外面仓库里,在一个空箱子上坐下来。
 

  卡莱在那儿坐了半天。诸位会想,他又在跟他的假想谈话对手交谈了吧!的确,交谈的时机很合适!可是不,他没跟任何人交谈。他在那里动脑筋。
 

  “卡莱·布吕姆克维斯特,”他想,“你是个窝囊废。你就是个庸庸碌碌的窝囊废!还是大侦探呢!你要成为侦探,就象旧弹弓要变成一支枪!城里会发生最可怕的犯罪案件,而你却只能站在柜台后面包鲱鱼。也好,你就继续干这种事吧,也算你还有一点用处!”
 

  他就这样捧着头坐在那里,一脑子倒霉的想法。为什么偏偏今天他要在店里帮忙呢?要不然安德尔斯就不派埃娃-洛塔而派他去了。这样发现被杀者的就是他卡莱。也许他去得及时还能防止犯罪行为的发生或者能苦苦规劝,使凶手投案自首吧?总而言之,就象他平时做的那样……
 

  可卡莱马上又叹了口气,想到他过去只是在想象中做这些事。他忽然充分认识到现在已经发生的情况,使他大为震惊,一下子觉得怎么也当不成大侦探了。这不是假想的凶杀案,一下子就可以查得一清二楚,接着就能坐下来向假想谈话对手夸口的。这是如此可怕如此丑恶的事实,卡莱简直觉得难过。他因此看不起自己,但又很高兴,真心地高兴他今天不是埃娃-洛塔。可怜的埃娃-洛塔!
 

  卡莱决定不问一声就离开爸爸的店。他必须去跟安德尔斯谈谈。他不敢去找埃娃-洛塔。卡尔松太太哭诉着说“面包师傅的小姑娘半死不活,在看医生”,这件事现在全城都知道了。
 

  只有安德尔斯一个人什么也不知道。他正坐在皮鞋作坊读着《金银岛》。从早晨起没人上他这儿来过,谢天谢地,因为安德尔斯这会儿正在一个热带的岛上,周围是凶杀的海盗──还顾得上什么鞋掌吗?当卡莱不敲门就把它推开的时候,安德尔斯看他就象准备看见独腿的约翰·西尔弗似的,等到看见这只是卡莱,不禁又惊又喜。他从他那张三脚小板凳上跳起来,兴奋地大声唱:
 

  十五个人扒着死人箱,
  唷呵呵,一瓶朗姆酒!
 

  卡莱吓得浑身缩紧。“别唱了,”他说,“你不要唱了!”
 

  “唉,我只要一唱,音乐老师正好也说这句话。”安德尔斯乐意地承认。
 

  卡莱正要开口说话,安德尔斯阻止他说:“你知道埃娃-洛塔拿没拿到‘伟大的木姆里克’啊?”
 

  卡莱用责怪的眼光瞪了他一眼。在卡莱把事情都告诉安德尔斯之前,安德尔斯还会胡说出多少傻话呀?他再一次打算开口,可安德尔斯又一次打断他的话。白玫瑰首领闷声不响地坐得太久了,现在他的话盒子打开了。他把《金银岛》一直塞到卡莱的鼻子底下。
 

  “这种书才够味,真好看,”他说,“简直有趣得不能再有趣了。就得活在那时候,那时候充满冒险的事情!现在这种事情一点也没有了。”
 

  “一点也没有?”卡莱叫起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他于是告诉安德尔斯在我们这个时代出了什么事。
 

  当安德尔斯听到他吩咐转移“伟大的木姆里克”的命令带来什么结果时,他阴暗的眼睛更阴暗了。他恨不得马上跑到埃娃-洛塔那儿去,即使不是安慰她,至少也表示叫她去做这种事真是一只猪。
 

  “我可不知道那儿会躺着死人啊!”他难过地咕噜说。
 

  卡莱在他对面坐下,心不在焉地把木钉子敲进桌子。
 

  “你怎么会知道呢,”他回答说,“这种事不是常有的。”
 

  “什么?”
 

  “‘庄园’旁边的死人啊。”
 

  “一点不错,”安德尔斯说,“可埃娃-洛塔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事的,你瞧着吧。要换了别的小丫头,那就马上昏倒了,可埃娃-洛塔不会。她还要告诉警察一大堆重要情报呢。”
 

  卡莱点点头:“她也许还看见了什么人……喏,就是可能杀了人的人。”
 

  安德尔斯哆嗦了一下。可他远没有卡莱灰心泄气。非同小可的事件,哪怕是恐怖,只是使这快活的、审慎的、非常好动的小伙子渴望做点什么事。他希望这会儿就马上做点什么事。跑去追查凶手并且逮住他──最好一个钟头完事。他不是卡莱那种幻想家。
 

  当然,断定幻想妨碍卡莱成为一个勇于行动的人,这是不公道的──有人可以用亲身经验证明完全相反──可是卡莱行动之前总先经过很长的思索。他爱坐在那里想了又想,应该承认,他有时候也想出极好的东西,可大都是些没根没据的空想。
 

  安德尔斯不幻想。他不在胡思乱想上浪费时间。他精力充沛,一动不动地坐着对他来说是真正的折磨。他成为白玫瑰司令不是偶然的。热爱生活,爱说话,机灵,不管做什么事都时刻准备带头,他比谁都适合当司令。
 

  他最糟糕的就是他的家庭环境,他父亲象暴君似的压制他。可安德尔斯不是受压的人。他尽量少在家,总是用平静的心情忍受着和父亲的冲突。任何痛骂都从安德尔斯身上弹回来,就象豆子从墙上弹回来一样,在最厉害的责骂以后五分钟,他跑到街上来还是照常快快活活的。对安德尔斯来说,袖手坐在皮鞋作坊里简直是毫无意思,因为有那么重要的事情要他马上插手去做。
 

  “走吧,卡莱,”他果断地说,“我把作坊锁上,随爸爸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吧。”
 

  “你认为没关系吗?”卡莱问道。他很清楚皮鞋匠的脾气。
 

  可安德尔斯只是吹了声口哨作为回答。
 

  不过万一顾客上门,倒是必须告诉他们皮鞋作坊为什么锁上门,而且是在星期三。安德尔斯拿起铅笔在一张纸上用楷书写着:
 

  由于发生谋杀案暂时停业
 

  接着他把纸钉在门上,把钥匙一转。
 

  “你怎么啦,疯了吗?”卡莱一见通知就全身一震。”这样写不行!”
 

  “这样写不行?”安德尔斯没把握地说了一声。
 

  他侧着头想。也许卡莱是对的──这样写不行。他扯下那张纸,跑进作坊,再改写一张。一转眼安德尔斯已经快步走掉,旁边跟着卡莱。
 

  过了一会儿,对门的马格尼松太太拿着一双便鞋来修理。她在门口停下来,奇怪得鼓起了眼睛,念道:
 

  由于天气关系
  本皮鞋作坊
  暂停营业
 

  马格尼松太太摇摇头。这位皮鞋师傅过去也不总是在家,可如今变得更厉害了。“天气关系”──你们听到过这种事情吗?
 

  安德尔斯急急忙忙上“高草原”去。卡莱很不情愿地跟着他走,他一点儿也不想上那儿去。可安德尔斯坚信警察们急着在等卡莱帮忙。当然,安德尔斯不止一次取笑这位大侦探的怪念头。可现在发生了真正的犯罪案件,他倒把这件事忘掉了。现在他只记得卡莱去年的出色成就。正是由于他帮忙才逮住了三名匪徒!没说的,卡莱是一位出色的侦探。安德尔斯很高兴承认他的优点,毫不怀疑警察不会忘掉卡莱.布吕姆克维斯特的功劳。
 

  “你怎么不明白,你肯效劳,他们会很高兴的,”他说。“对于你来说,搞清楚这件事真是再容易不过了!我给你当助手。”
 

  卡莱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他不能对安德尔斯说,他只能对付幻想的凶手,而真正的凶手只叫他恶心。他走得那么慢,安德尔斯忍不住了。
 

  “你倒是走啊,”他最后叫道,“碰到这种事,每一秒钟都非常宝贵,你好象不知道似的。”
 

  “依我看,就让警察们自己去办这个案子得了。”卡莱说,想摆脱困境。
 

  “这话是你说的!”安德尔斯发火了,“你也知道他们会把事情搞乱,你自己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别装傻啦,咱们走吧!”
 

  他把硬不想走的大侦探的一只手抓住,拉了就走。
 

  他们就这样来到戒严的地点。
 

  “你听我说,“安德尔斯猛然想起来,“咱们完全给忘记了!”
 

  “忘记了什么?”卡莱问。
 

  “他们把‘伟大的木姆里克’也给封锁在里面!红玫瑰那些人万一想拿到它,就得冲过警察的封锁线。”
 

  卡莱想着点点头。“伟大的木姆里克”碰到过不少事,可在警察保护之下却是第一次。
 

  警察比耶尔克在戒严圈里巡逻,安德尔斯直接跑到他面前。他把卡莱拉去,让他站到比耶尔克面前──跟一只把主人的东西叼回来等着主人称赞的狗丝毫不差。
 

  “比耶尔克叔叔,卡莱来了。”他充满希望地说。
 

  “我看见了,”比耶尔克叔叔回答,“他要什么?”
 

  “什么他要什么?让他到那儿去侦探吧,”安德尔斯说,“检查一下犯罪现场

……”
 

  可比耶尔克叔叔摇摇头,他的样子异常严肃。
 

  “走开吧,孩子们,”他说,“回家去吧!还得谢谢你们,可你们太小,不懂事呢。”
 

  卡莱脸刷地红了。他很清楚。他极其清楚,这里用不着脸色坚决、说话响亮的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可怎么跟安德尔斯说清楚呢?
 

  “总是这样的!”回城时安德尔斯恨恨地说,“即使你破掉从史前人类开始的所有案件,警察还是不肯承认私家侦探有什么用。”
 

  卡莱很不自在。这种话他自己也说过几十次。他衷心希望安德尔斯谈点别的。可安德尔斯说下去:“他们早晚要碰一鼻子灰。可你要答应我,除非他们跪着求你,你不要插手办这件案。”
 

  卡莱很乐意地答应了。
 

  他们每走一步都遇到一群群沉默不响的人。他们不断看着矮树丛那方向,探员们这时候正打算找到这场人命案的谜底。今天“高草原”惊人地静。卡莱感到心中空前的沉重。最后连安德尔斯也受到这压抑气氛的影响。也许比耶尔克叔叔是对的吧?也许不管卡莱是个多么有本领的侦探,这个任务他可承担不了。
 

  两个朋友阴着脸一步一步回家……
 

  西克斯滕、本卡和荣特也在从“高草原”回家。今天他们象安德尔斯所想的那样休战一天,去坐旋转木马和打靶,快快活活地过了好几个钟头。可半小时前可怕的消息传到公园,公园的人马上走空了。西克斯滕、本卡和荣特跟所有的人一起到“高草原”来──只是为了证实一下,有了结果就可以直接回家了。就在他要回家的这个时候,他们遇到了安德尔斯和卡莱。
 

  今天红白玫瑰双方没有互相辱骂。无畏的战士们都不声不响,脸色苍白。五个人亲亲密密地进城,一路上比他们短短一生中的任何时候更多地想到死这件事。
 

  孩子们深深同情埃娃-洛塔。
 

  “她真可怜,”西克斯滕说,“他们说她完全垂头丧气,一直躺在床上哭。”
 

  在这整个可怕的事件中,也许正是这件事最使安德尔斯受到刺激。他好几次抽搐着咽口水。埃娃-洛塔这样哭都怪他……
 

  “得去看望她,”最后他说,“送她一束鲜花或是别的什么……”
 

  其他四个人瞪圆眼睛看他。难道埃娃-洛塔这样不行了吗?送花给小姑娘──他准断定埃娃-洛塔已经不行了!
 

  可是他们越想越觉得安德尔斯的想法高尚。埃娃-洛塔应该得到鲜花,她完全配得到鲜花。极其激动的西克斯滕回家拿来妈妈的一棵红天竺葵,五个人郑重其事地带着花上埃娃-洛塔家里去。
 

  埃娃-洛塔睡了,不能惊动她。可她妈妈接过花放在她的床头旁边,让她醒来好看见。
 

  埃娃-洛塔参与了这件事,这还不是她所得到的最后一件礼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