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孔若君上网时只要碰见新网友就问人家爱不爱打保龄球

29 12月 , 2019  

  审判长宣告原告败诉后,电视机前的殷静伸出双臂高呼生母万岁。孔若君神色黯然,他可怜辛薇。孔若君觉得自己对不起辛薇。

  孔若君几乎是央求殷静:“辛薇已经够倒霉的了,我把她的头复原了吧?”

  “不行!咱们不是说定了吗?我的头什么时候复员,她的头就什么时候复原。”殷静没商量。

  孔若君只得抓紧寻找那张软盘,可谈何容易。这些天,孔若君几乎天天往保龄球馆跑。他从网上查出本市所有保龄球馆的地址,他挨个去察看。每到一座保龄球馆,孔若君就问服务员有没有人见过骷髅保龄球。遗憾的是,孔若君和殷雪涛的努力都没有结果。

  孔若君上网时只要碰见新网友就问人家爱不爱打保龄球,孔若君认定那贼能偷电脑磁盘他就肯定上网。孔若君还为自己制作了了一个保龄球主页,他佯称自己酷爱打保龄球,还说自己收藏各种保龄球,愿以高价收购名贵保龄球。

  “还没人上钩吗?”殷静看着孔若君电脑屏幕上的保龄球主页问他。

  孔若君叹了口气,说:“这叫守株待兔。”

  殷静鼓励孔若君:“狐狸再狡猾,也都不过好猎手。”

  孔若君问:“谁是猎手?”

  殷静说:“这还用问,当然是你。”

  孔若君说:“我觉得他是猎手。”

  殷静说:“不过,要想在这么大一座城市里找到一张小小的电脑磁盘,确实不易。”

  “我对不起你。”孔若君说,“真要是找不到,我是死有余辜。”

  “你别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殷静真心的说,“如果没有你这个白客,辛薇会变成兔子头?你不知道我看见辛薇的下场有多开心。”

  孔若君不安地说:“我觉得你其实不必把成名看的那么重,用这样的方法报复辛薇,有点儿那个。”

  殷静说:“我这么做,没有任何良心上的不安。你不知道辛薇对我的伤害程度。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而功亏一篑和距离成功十万八千里最终没有成功的的感觉绝对不一样。”

  “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发狠。

  “你给我的头复原那天,我一定督促你给辛薇复原头。你不同意都不行。”殷静说。

  孔若君望着窗外的护栏发呆。

  “说实话,从另一个角度说,我也感谢你异变了我的头。”殷静说,“没变成狗头,我就会去上大学,不会象现在这么全心全意上网。上网太有意思了!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我网恋了。”

  “我早对你说过,网恋往往靠不住,你根本弄不清对方的真实年龄和性别。”孔若君提醒殷静。

  “就我这狗头,我才不要求对方的性别和年龄呢。”殷静有自知之明,“对方如果知道我长着贾宝玉的狗头,那才叫吃惊后悔呢!”

  “我在网上认识的人多,他的网名叫什么?我帮你参谋参谋。”孔若君说。

  “他叫蒙面人。”殷静显然已经对蒙面人一往情深,她说这个网名时声音同平时不一样。

  “我知道他。”孔若君说,“是男性,可能20多岁。我和他在网上打过牌。”

  “这说明我的眼力还不错,没有狗眼看人低。”殷静说。自从辛薇变头后,殷静老拿自己的狗头调侃,好象还充满了自豪。

  隔壁殷静的房间里传来了ICQ的敲击声。

  “有网友呼你。”孔若君对殷静说。

  “是他!”殷静跑出孔若君的房间。

  “谁?”孔若君追问。

  “蒙面人呀!”殷静一边敲击键盘一边大声告诉隔壁的孔若君。

  孔若君笑着摇摇头,他觉得假如没有因特网,变头后的殷静必死无疑。而网恋又是最适合殷静现状的一种和异性交往的方式。网恋无疑能给殷静带来愉悦,只不过肯定是没有结果的虚拟恋情。长着贾宝玉头的殷静不可能最终和人家见面。

  孔若君忽然想到了辛薇,如果辛薇也上网,她会和殷静一样,能够摆脱不能出门的寂寞。孔若君眼前一亮,他想尝试帮助辛薇上网,以缓解变头给她造成的痛苦。孔若君的潜意识里实际上是想以此获得心理上的平衡。把辛薇的头变成兔子头后,孔若君有强烈的挥之不去的负罪感。

  产生了这个赎罪的想法后,孔若君就坐不住了,他开始策划实施方案。

  找到辛薇的家如今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易如反掌的事,电视台已将辛薇的住所公之于众,关键是如何才能进去。孔若君决定试试。由于有亲历殷静变头前后其家属心态的经验,孔若君对说服辛薇的家人劝说辛薇上网有一定的把握。

  孔若君关上电脑,他到殷静的房间对她说:“我出去一会儿。”

  正和蒙面人在网上恋得如火如荼的殷镜头也不抬地说:“去找骷髅?”

  “是的。”孔若君撒谎。他清楚,如果殷静知道她是去帮助辛薇解脱变头的压力,她非用自杀威胁他不可。

  孔若君感到辛薇家门口,他看见不少记者坐在架设起来的摄像机和照相机下边聊天,还有的用手机打电话。

  辛薇家的大门紧闭。

  孔若君判断如果自己上前敲门,摄像机肯定将他拍摄下来,弄不好他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一旦让殷静看见,麻烦就大了。孔若君绕到别墅后边,他看见了一个小门。

  孔若君敲小门。

  辛薇的父亲从门镜往外看,见是一个十八九岁大的男孩儿。

  “你找谁?”辛父问。

  “我是辛薇的影迷,我崇拜她。我有办法让辛薇从变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我想帮助她。”孔若君说。

  “你是记者吧?”辛父问。

  “有我这么小岁数的记者吗?”孔若君说。

  “你怎么帮辛薇?”辛父不敢轻易开门,怕是圈套。

  “你家有电脑吗?”孔若君问。

  “有。”

  “辛薇上网吗?”

  “不上。”

  “她应该上网。上网不用露面就可以和别人交流,绝对能够起到缓解辛薇的寂寞感的作用。”

  小门打开了,辛父显然被孔若君的主义吸引了。

  “我是网迷,我可以教辛薇上网,10分钟就能教会。”孔若君进屋后说。

  辛父将孔若君引到客厅坐下,他对孔若君说:“你等会儿,我去和她商量商量。”

  辛薇的母亲小声问孔若君是谁,他来干什么。辛父告诉她。辛母半信半疑地点头。

  父亲敲辛薇卧室的门,没有应答。父亲推开门,见女儿用被子蒙着头躺在床上。

  父亲站在床边对女儿说:“有个小伙子,是你的影迷。他说他有办法帮你。”

  辛薇坐起来:“他想趁火打劫吧?”

  “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坏。”父亲说。

  “这世界上还有好人吗?高姨,广告片导演,还有殷静他妈,一个比一个坏!”辛薇说。

  辛父不说话了。

  “他在哪儿?”辛薇问。

  “在客厅。”父亲说。

  “你让他进来了?”辛薇吃惊。

  “我看他是真心实意的。”

  “你看人如果能看准,你就不会从家政公司挑中高姨了。”

  父亲哑口无言,他担心女儿的脾气从此一落千丈和家人过不去。

  辛薇突然从床上下来,说:“我去见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姑奶奶市面见大了。”

  辛薇快步朝客厅走去,辛父跟在女儿后边一路摇头捎带擦眼泪。

  孔若君见辛薇走过来,他再熟悉这颗兔头不过了,这是他的“杰作”。孔若君在心里称自己为凶手。

  孔若君站起来对辛薇说:“辛薇你好,我是你的一位追星族,我喜欢你的电影。我觉得你不必为暂时的挫折烦恼,头肯定会变回去的。如今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能让所有人都开心的阶段,不管你的形态如何。”

  辛薇被孔若君与众不同的语言打动了,她说:“你接着说下去。”

  辛薇成名后,包围她的都是些表面看声名显赫实则俗不可耐的人,这些腕们除了名气和金钱外,肚子里并没有真货,他们的语言贫乏没有新意没有思想,他们说话除了发音什么也没有。孔若君的话令辛薇感到耳目一新。辛薇头一次听到“如今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能让所有人开心的阶段”这样的话。

  “科技能让我这样的头怎么开心?”没等孔若君说,辛薇先问。

  “上网。”孔若君说,“辛薇小姐可能听说过一句网络名言,对不起,这句名言是:在网络上,没人知道你是一只狗。”

  “你动员我上网?”辛薇说。

  “上网后,你会忘记自己长着什么头。”孔若君说,“我可以这样说,因特网就是为长着异样头的人发明的。长着正常人头的人上网是亵渎因特网,他们应该去大街上结交朋友,而不是躲在电脑屏幕后边。”

  辛薇说:“这么说,如今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殷静和那个什么居委会主任最有资格上网,我们上网才是物有所值?”

  “你的理解很对。”孔若君说。

  “你会上网?”

  “会。”

  “你多长时间能教会我?”

  “10分钟。”

  “免费教学。”

  “你如果硬要给劳务费,我也不会反对。”

  “你跟我来。”辛薇转身就走。

  孔若君跟着辛薇走进她的书房,桌子上有一台电脑。

  辛父和辛母喜及而泣。

  孔若君将电话机上的线拔下来插进电脑的内置调制解调器上。

  “你这台电脑很不错,不上网真可惜。”孔若君一边敲键盘一边说。

  “我过去没有时间。”辛薇说。

  “现在坏事变好事,你有时间上网了。”孔若君说,“咱们去电影网站看看。”

  辛薇从电影网站看到了她主演的<奴性教条>,还有她的简介,还有她在国外颁奖的照片。

  “很有意思。”辛薇说。

  “你应该起个网名。”孔若君说。

  “叫阿里巴巴。”

  “这名字好。”孔若君说。

  孔若君开始教辛薇上网。辛薇不笨,很快学会了。

  孔若君告辞了。辛薇给他1000元钱,孔若君坚决不要。辛薇要孔若君的姓名和电话,孔若君摇头说他不想留姓名和电话。辛薇的父母送孔若君出门时连连致谢。

  离开辛薇家,孔若君立刻赶到一个他还没去过的保龄球馆。在辛薇家时,看到辛薇书房墙上挂的辛薇的照片,再看看身边长着兔子头的辛薇,孔若君恨不得马上就恢复辛薇的头。他清楚,只有找到那张磁盘,殷静才会批准他复员辛薇的头。于是,孔若君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保龄球馆。

  由于不是周末,这家保龄球馆的客人不多。10条球道有8条闲着。孔若君看那两条球道滚动的都是看不透的保龄球,没有透明的。孔若君已经有经验了,自己带球来的人,身边会有一个装保龄球的包。孔若君进了保龄球馆一般是先找包,再找球。

  “先生打球?”一位小姐过来问孔若君。

  “不打,我找人。”孔若君每次都这么说。

  小姐站在孔若君身边。

  “小姐见过有人用一个透明的骷髅保龄球吗?”孔若君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没见过。我听说本市只有两个骷髅保龄球。一个在一位保龄球教练手中,另一个在一位作家手里。”小姐说,“这几天好几个人来问骷髅保龄球了。”

  孔若君估计那都是殷雪涛的朋友。

  孔若君又去另一家保龄球馆,这个保龄球馆里打球的人比较多,孔若君一眼看出是公款消费,打球的人动作七扭八歪,沟球特多,张处长李科长满屋子叫。

  孔若君在球馆转了一会儿,没发现他感兴趣的东西。他又同工作人员聊了聊骷髅保龄球就回家了。

  一进家门,孔若君直奔自己的房间开电脑,他急于和辛薇在网上聊天,他估计此刻辛薇还在网上。贾宝玉趴在孔若君脚下。

  “进门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殷静从她的房间过来问孔若君,“找不着灰心了?”

  “我不会灰心。”孔若君注视着电脑屏幕说。

  “这么着急上网,有什么新发现?”殷静问。

  “你还不接着去和蒙面人聊?”孔若君说。

  “他上厕所去了。”殷静说。

  孔若君在网上看见了辛薇,他和她打招呼。

  孔若君打字:你好,聊聊吗?我叫牛肉干。

  辛薇不知道牛肉干就是刚才来教她上网的“影迷”。她正在网上兴致勃勃地转悠,谁和她打招呼她都理。

  辛薇打字:你好。聊聊吧,我叫阿里巴巴。

  注视着电脑屏幕的殷静问孔若君:“阿里巴巴?刚认识的?男的女的?”

  “能起这样的名字,估计是女的。”孔若君一边给辛薇打字一边对殷静说,“越是女性越爱起鲁的名字。”

  “你说蒙面人会不会是女的?”殷静觉得蒙面人这个名字更鲁。

  “蒙面人是男的。”孔若君特肯定地说。

  “他从厕所回来了!”殷静听到蒙面人使用ICQ叫她。

  “快去吧。”孔若君说。

  殷竞走到门口回头说:“你现在好象很想单独上网。”

  “没错。”孔若君证实。

  “网恋了?”殷静问。

  “不是,属于救死扶伤。”孔若君说。

  “绝症?白血病?你发动网友捐钱时别忘了告诉我。”殷静回到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花前月下去了。

  辛薇打字问牛肉干:你喜欢什么?

  孔若君回答阿里巴巴:我喜欢电影。

  阿里巴巴:你喜欢看哪个国家的电影?

  牛肉干:好的都喜欢。比较偏爱美国电影。

  阿里巴巴:美国电影里坏人太多,吓人。

  牛肉干:电影里坏人多,电影外边坏人准少。相反,电影里好人多,电影外边好人准少。

  阿里巴巴:………………

  辛薇立刻就被这位叫牛肉干的网友俘虏了,他的话太精辟了。

  孔若君要使出浑身解数让刚上网的辛薇对网络感兴趣。孔若君清楚,网上的糟粕比精华多多了。骗子,谎言和陷阱也举目皆是。

  牛肉干:你还在吗?

  阿里巴巴:在……你说话挺有意思。

  牛肉干:网上卧虎藏龙,就像假面具会,谁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面目,没准你是一个大名人呢。

  阿里巴巴:这我信。没准你是诺贝尔奖得主呢!

  辛薇已经会在网上调侃了。

  牛肉干:没准我是通缉犯。

  阿里巴巴:那才刺激。你看中国电影吗?

  牛肉干:看。最爱看<奴性教条>。

  阿里巴巴:你最喜欢的中国影星是谁?

  牛肉干:好象没什么,对了,我喜欢辛薇。

  阿里巴巴:上网太有意思了!

  牛肉干:哪儿跟哪儿啊?你刚上网?

  阿里巴巴:是。

  牛肉干:谁教你上的?

  阿里巴巴:一个好朋友,好人。

  牛肉干:他的网名是什么?

  阿里巴巴:我忘了问。

  牛肉干: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阿里巴巴:男的。你呢?

  牛肉干:我也是男的。

  阿里巴巴:认识你很高兴,我能和你交朋友吗?

  牛肉干:当然。你做什么工作?

  阿里巴巴:……。我在养兔场工作。

  牛肉干:我喜欢兔子,文静,善良。

  阿里巴巴:你做什么工作?

  牛肉干:清洁工。

  阿里巴巴:你没说实话。

  牛肉干:你也没说实话。

  阿里巴巴:您怎么看出我是女的?

  牛肉干:你看看我的ICQ号码是6位数的你就知道我的网龄有多长了。准确判断网友的性别,这点儿经验我还是有的。

  阿里巴巴:对不起,我说谎了。

  牛肉干:你喜欢什么体育活动?

  阿里巴巴:偶尔打打台球。你打吗?

  牛肉干:我喜欢打篮球,也喜欢打台球。

  阿里巴巴:打台球有什么体会?

  牛肉干:再好打的球,不认真打也可能打不进去。

  阿里巴巴:真是这么回事。喜欢旅游吗?

  牛肉干:我只喜欢两种出行方式:乘坐地球在宇宙中旅行和搭乘生命之舟经历人生。

  阿里巴巴:你很独特。不过还是应该到处看看。我喜欢出国旅行。

  牛肉干:不管你远走高飞到那儿,你都依然和我乘坐同一个地球周而复始地围绕着太阳转圈而无法越雷池一步。

  阿里巴巴:我喜欢你!

  牛肉干:不要轻信言语。孔子说,听其言,观其行。

  阿里巴巴:你是大学教授?

  牛肉干:你是在骂我。大学教授能有我十分之一水平就好了。

  阿里巴巴:你是作家?

  牛肉干:作家算个屁!

  阿里巴巴:你如果是作家,得诺贝尔文学奖是迟早的事。

  牛肉干:对作家的最高奖赏不是诺贝尔文学奖。

  阿里巴巴:是什么?

  牛肉干:盗版。

  阿里巴巴:你太有意思了。看过<圣经>吗?<圣经>真的是上帝写的吗?

  牛肉干:所有好作品都是上帝写的。

  阿里巴巴:我怎么今天才上网呀!我甚至庆幸自己……

  孔若君知道辛薇是想说庆幸自己变了头,他感到欣慰。

  牛肉干:我有事要下去了。咱们交换ICQ,这样就可以随时联系了。

  阿里巴巴:你不能再多呆一会儿?

  牛肉干:我一会儿就回来。再见。

  阿里巴巴:我等着你。

  孔若君舒了一口气。贾宝玉看出孔若君高兴,它使劲摇尾巴祝贺主人终于获得了好心情。

  在另一个房间,殷静正和蒙面人聊的热火朝天。

  蒙面人:你真的是女的?不会蒙我吧?

  狗头: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女性。

  蒙面人:也只有女性会给自己起“狗头”这种网名。

  狗头:你真的是男的吧?

  蒙面人:咱们每天都要这么担心对方的性别。

  狗头:主要是害怕白付出感情。

  蒙面人:我每次看时钟上的秒针,都有看时间瀑布的感觉。我害怕时间瀑布断流。

  狗头:对于一个人来说,时间瀑布断流就是死亡。

  蒙面人:这星球上有50亿座时间瀑布。

  狗头:壮观。这才是风景。

  蒙面人:不能再多了,再多就没水喝了。

  狗头:瀑布越多越没水喝,逗。

  蒙面人:今天美国股市大跌,听说比尔。盖茨的财产在一个小时内缩水15亿美元。

  狗头:数字时代造就了数字亿万富翁。

  蒙面人:你这句话太精彩了!数字亿万富翁!

  狗头:数字亿万富翁的钱都是股市上的数字。

  蒙面人:我看你能当网络作家,试试怎么样?不用和出版社打交道,怎么写就怎么上到网上让成千上万的人看,很开心的事。

  狗头:写作太累。

  蒙面人:你能当那种名垂千古的作家,说出“数字时代造就了数字亿万富翁”这种话的人,写作准能行。

  狗头:作家靠作品名垂千古。

  蒙面人:文学作品的寿命有3种,一,和作家同步死亡;二,先于作家死亡;三,迟于作家死亡。

  狗头:李白的作品就是迟于作家死亡?

  蒙面人:如今的作家的作品先与作家死亡的多,同步死亡的也多。

  狗头:我看你能写。你先写。

  蒙面人:我的经历比较丰富,写出来肯定叫座,但是我不能写。

  狗头:为什么?

  蒙面人:无可奉告

  狗头:有时我觉得你挺神秘。

  蒙面人:我有时也觉得你神秘,你长什么样?能传给我一张照片吗?

  狗头:我没有数字相机。

  蒙面人:扫描原始照片。

  狗头:我没有扫描仪。你能传给我照片吗?

  蒙面人:我也没有数码相机和扫描仪。

  狗头:都是无产阶级。

  蒙面人:我只有水泥和砖头。

  狗头:你开砖窑的?

  蒙面人:还真差不多。

  狗头:水泥和砖头比数码相机和扫描仪重要。没有水泥和砖头,人们的身体将堆砌在一起,没有隐私。一切都是赤裸裸的。

  蒙面人:这话怎么讲?

  狗头:没有水泥和砖头就没有楼房,只有楼房才能使地上人多的城市摞着居住。没有了楼房,人就直接摞着住了。

  蒙面人:你应该写作,不写太可惜。

  狗头:我家楼下特吵,没有写作环境。

  蒙面人:写迟于作家死亡的作品时,使不怕噪音干扰的。噪音是老天爷阻挠先于作家死亡的作品诞生的手段。

  狗头:你现在看什么书?

  蒙面人:<少年维特的烦恼>

  狗头:你不象是烧砖的呀?

  蒙面人:还有专门给烧砖的写的书?

  狗头:<少年维特的烦恼>好象是少儿不宜读物吧?

  蒙面人:你别充大。再说这书什么人都能看。想当年有道学家抨击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少儿不宜”时,歌德在1830年3月17日说:“生活本身每天出现的极丑恶的场面太多了,要是看不见,也可以听见,就连对于儿童,人们也毋须过分担心一部书或剧本对儿童的影响。日常生活比一部最有影响的书所起的作用更大。儿童的嗅觉和狗一样灵敏,什么东西都闻的出来,特别是坏东西。书本的影响不可能比实际生活的影响更坏。”

  狗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很博学呀。不过我还是觉得给中学生以下的人看的书应该纯洁些。

  蒙面人:知道最近国家教育部给全国的中学生指定了一批必读书吗?

  狗头:好象听说过。

  蒙面人:你60多岁了?

  狗头:咱俩成黄昏恋了。

  蒙面人:教育部指定中学生必读书中有鲁迅的一本<朝花夕拾>。老鲁在该书中的<狗。猫。鼠>一文中形容人类的迎娶仪式也就是如今的结婚迎亲车队为“性交广告”。这可是国家规定的中学生必读书中的内容。

  狗头:鲁迅万岁。国家万岁。

  蒙面人:读过鲁迅吗?

  狗头:不过,也就是课本里那点儿。

  蒙面人:对鲁迅感觉如何?

  狗头:能将结婚车队比喻为“性交广告”的人,绝对是伟大作家!能将有这样的文字内容的书指定给中学生必读的国家,绝对是伟大的国家。

  蒙面人:老鲁得付我广告费。

  狗头:我觉得你写作不会比鲁迅差。人应该有一技之长。你总不能让我跟一个烧砖的过一辈子吧?

  蒙面人:一技之长是一把双刃剑,它在助你安身立命的同时,很可能要你的命。

  狗头:我把咱俩的网恋对话记下来,就是一部精彩的小说。

  蒙面人:你写吧。你如果真想当作家,我给你一个忠告:作品先要有高度,也就是说起点要高。然后是宽度,宽度是作品的数量。但是如果太宽了,就显不出高了。

  狗头:你最低是大学毕业。

  蒙面人:你有一个误区:有知识的人都在大学里或城市里。告诉你,农村的砖窑里地头上能人多了。开国元勋尽是农民。

  狗头:你真的是农民?

  蒙面人:正宗的农业户口。

  狗头:咱俩的恋情为消除城乡差别做贡献了。

  蒙面人:我娶你相当于中国男人娶美国女人。

  狗头:照你这么说,美国和中国是城乡差别了。你这是瞎比喻,比鲁迅功夫差太远了。

  蒙面人说:刚才你还说我比鲁迅强。

  殷静和蒙面人就这么天天在网上天南海北地聊,一天不见双方都魂不守舍。

  孔若君和辛薇也在网上恋得相见恨晚。辛薇是绝处逢生。孔若君是将功补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