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此时杨倪正坐在距离湖滨公园北门1公里的出租车上

29 12月 , 2019  

  用天罗地网来形容现在的湖滨公园北门一点也不过分。4辆高科技武装到牙齿的汽车静静地停在北门外的四处,车里的人个个头戴耳机,面前是车载电脑屏幕,衣服里插着各种微型尖端武器。蒙面人的照片已被输入电脑,只要他出现在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车上的人就会得到信号。

  为了不让组员知道白客的事,孔若君身上的窃听器只有宋光辉一人能监听。

  无论杨倪的智商有多高,他也想不到在公园门口等着他的是什么。

  “目标出现!”一名组员说。

  此时杨倪正坐在距离湖滨公园北门1公里的出租车上。

  宋光辉对孔若君说:“你现在下车。最好能说服他交出磁盘,看你的了。我们如果测出他身上有凶器,会通过耳机告诉你多加小心。他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永远距离测谎仪分析,我会随时将分析结果告诉你。”

  孔若君底气十足地下车朝公园北门走去。

  杨倪看见又是孔若君时,他明显火了。

  “你没有妹妹,你就是狗头,你在耍我!”杨倪认定孔若君通过因特网涮他。

  宋光辉告诉孔若君,仪器检测结果表明,杨倪身上没有凶器。

  孔若君对杨倪说:“我确实不是狗头。狗头是我妹妹。我是来告诉你她为什么不能见你的真相的。”

  杨倪说:“我警告你,如果你在撒谎,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孔若君说:“你听说过有个叫殷静的女孩子的头变成狗头的事吧?”

  杨倪点头。

  孔若君说:“殷静是我妹妹,狗头是她的网名。现在我告诉你她变狗头的原因。”

  孔若君说了自己编制的《鬼斧神工》,说了他在电脑中恶作剧换继妹的头导致殷静真的换了头,说了家中被窃,装有殷静照片的磁盘失踪,因此殷静至今无法恢复原状,痛苦至极。

  孔若君终于说出了关键的话:“那次失窃,我家还丢失了一个骷髅保龄球。”

  4台测谎仪从不同的方向测试杨倪的血压和心跳等数据。

  不用宋光辉告诉,孔若君已经从杨倪的眼中看到了他就是窃贼的答案。

  孔若君说:“我妹妹很爱你,她为不能见你感到万分痛苦。”

  杨倪无论如何没想到自己的网恋又如此戏剧性的结果:如果真像狗头的哥哥说的,那么他杨倪唯一没覆盖的那张窃来的磁盘里的美人就是狗头!天下竟会有这么巧合这么残酷的事!他见不到恋人的原因竟然是由于他偷走了她的磁盘!

  “你有你妹妹变头前的照片吗?”杨倪需要证实。

  孔若君拿出殷静的原照。

  杨倪的眼泪夺眶而出。

  “你怎么了?”孔若君明知故问。

  “我对不起狗头!”杨倪泪流满面。

  宋光辉指示孔若君:“有戏,这小子真对小静动情了。他运气不错,今天看来起码不用带手铐了。你继续攻他,让他尽快交盘。”

  孔若君问杨倪:“怎么会是你对不起我妹?”

  杨倪痛心疾首:“是我偷了你们家!你不会相信!”

  孔若君说:“我信!”

  杨倪一愣:“你说什么?”

  孔若君拿出放大了的杨倪的照片,他指着酒柜玻璃反射的骷髅保龄球说:“你穿帮了。”

  杨倪警惕的看四周:“你是来抓我的?”

  孔若君说:“你看看四周,如果有一个警察我就不是人。”

  宋光辉他们不是警察。

  杨倪问:“你们叫我来干吗?”

  孔若君:“把磁盘还给我,恢复殷静的美貌,继续你们的恋情。”

  杨倪问:“狗头知道我……对不起,殷静知道我是贼了!?”

  孔若君:“知道。她不让我们报警,她相信你对她的爱是真的。”

  杨倪的眼泪再次绝堤。他长这么大,这是第二次哭,刚才是第一次。

  孔若君说出了最令自己惊心胆颤的话:“磁盘还在吗?”

  “在。”杨倪点头。

  孔若君激动的差点儿拥抱杨倪,宋光辉提醒他别碰坏了身上的昂贵仪器。

  “我现在跟你去拿?”孔若君问。

  “拿到磁盘,你马上能恢复她?”杨倪问。

  孔若君点头。

  “你跟我去学校宿舍拿磁盘。我能给你去你家吗?我想见她。”杨倪说。

  “可以。”孔若君说。

  “咱们走。”杨倪说。

  杨倪和孔若君乘坐出租车朝清河大学驶去。4辆装有卫星定位仪的汽车全自动尾随。

  出租车停在大学门口,杨倪和孔若君朝宿舍楼走去。

  宋光辉命令3辆车停在校门外,他乘坐的车进学校。保安拦住宋光辉的车不让进,宋光辉掏出万能通行证给他看,那保安就差打开城门放鞭炮迎解放军进城了。

  宿舍里只有侯杰在。

  “这么快就回来了?”侯杰知道杨倪是去见恋人。

  杨倪直奔自己的桌子,侯杰惊奇地看杨倪和陌生人孔若君。

  杨倪掏出钥匙打开抽屉,他喊道:“谁撬了我的锁?”

  “怎么会?”侯杰过来看,杨倪的抽屉锁果然被撬开了。

  杨倪打开抽屉,什么都没丢,只有那张磁盘不见了。

  “谁拿了我的磁盘?”杨倪喊叫。

  “殷静的磁盘丢了?”孔若君难以置信。

  杨倪点头。

  孔若君扑上去撕打杨倪:“你撒谎!是你不想给我!”

  宋光辉制止孔若君:“若君,你要冷静!他不象是撒谎,测谎仪没亮红灯。”

  侯杰上来用力拉开孔若君:“你干吗?你是谁?跑我们宿舍打架来了?”

  “你松开他!”杨倪对侯杰说。

  “怎么了,刚才出去时还好好的,回来整个一个世界末日!”侯杰说。

  杨倪突然想起他的笔记本电脑的桌布是殷静的照片,他对孔若君说:“我的笔记本电脑的桌布是那张照片!”

  孔若君眼睛一亮:“万幸!”

  杨倪急忙开启他的笔记本电脑,令他呆若木鸡的情况发生了:殷静照片的桌布被删除了!

  “谁干的?我杀了你!!!”杨倪回身拽住侯杰的脖领子。

  “王八蛋干的,你干吗?放开我!精神病呀你!”侯杰愤怒。

  “谁动我的东西了?”杨倪血红着眼睛问侯杰。

  “我没看见,我刚进来。对了,金国强退学了。他把东西都拿走了。”侯杰说。

  这回轮到孔若君揪住侯杰的脖领子了:“你说什么?金国强?金国强怎么会在这儿?”

  杨倪不明白孔若君干吗在听到他同学金国强的名字后如此激动。

  “你认识金国强?”杨倪将孔若君从侯杰身边拽开。

  “就是左脸上上部有颗黑痣的金国强?”孔若君问。

  “没错,他坐在我的上铺。”杨倪说。

  孔若君号啕大哭。

  宋光辉也在楼下的车里擦眼角。宋光辉清楚,以金国强的人品,他拿走殷静的磁盘,归还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金国强为什么退学?”杨倪问候杰。

  “不知道。”侯杰说。

  孔若君知道,已经是白客的金国强,无需大学文凭也能征服世界了。

  “是金国强拿走了磁盘并删除了桌布。”孔若君咬牙切齿。

  “哪儿跟哪儿呀!”杨倪脑子不够用了,“他要这个干什么?”

  孔若君对侯杰说:“对不起,你能出去一会儿吗?”

  孔若君将金国强和殷静的关系以及昨天金国强欺骗殷静并窃走《鬼斧神工》的事告诉杨倪。

  杨倪想起昨天他接了一位小姐找金国强的电话,金国强坚决不接,原来她就是他心爱的狗头!

  杨倪恶狠狠的说:“金国强,你飞不了,我会找到你!你还不知道我的能量!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去你家等你!我绑你爹绑你娘!”

  孔若君吓了一跳:“犯法的事你可不能再做了,为了殷静。”

  杨倪说:“我知道。但是金国强也要见好就收,把磁盘给我送回来。狗急了还跳墙呢!”

  孔若君觉得曾有攀窗入室盗窃经历的杨倪用狗急跳墙形容自己不恰当。

  杨倪对孔若君说:“我要去你家见殷静。”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