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沈国庆说

29 12月 , 2019  

  这天晚上,沈国庆从外边回到别墅,他对金国强说:“老板,我的一位黑道上的朋友说,最近有人在道上悬赏500万元找一个叫金国强的人。”

  “什么人值这么多钱?”金国强眯着眼睛问。

  “听说不是什么大款,只是一个大一的穷学生。”沈国庆说。

  夜间,金国强躺在床上睡不着。

  “殷雪涛还敢找我?我得耍耍他们。”金国强怀笑,他受沈国庆去吕思思家度假的启发,想出了绝妙的主意。

  金国强要顶着殷雪涛的头去殷静家寻开心。

  “我是白客我怕谁?”金国强现在是天不怕地不怕。

  次日是星期天。早晨一起床,金国强通过114查号台查到了殷雪涛供职的保龄球馆的电话号码。过去殷静跟金国强说过殷雪涛在哪家保龄球馆上班。

  “我找殷教练。”金国强拨通电话后说。

  “殷教练今天带学员去郊区打比赛,刚走,下午4点以后回来。”对方说。

  挂断电话后,金国强说:“天助我也,今天玩个痛快。”

  金国强按电铃叫睡在楼下的沈国庆。

  沈国庆上来问老板有什么事。

  “咱们出去,你去准备车。5分钟后出发。”金国强说。

  金国强不会开。他觉得当老板没必要学开车。

  沈国庆下楼到车库里备车。

  金国强往包里装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照相机。

  果然不出金国强所料,那家保龄球馆在一进门的地方挂着几位教练的照片和简介,以招徕顾客,其中第一个炫耀的就是殷雪涛。

  金国强使用数码照相机给殷雪涛的照片拍照。

  沈国庆驾驶汽车依照金国庆的吩咐停在孔若军家的楼下。

  “你下去5分钟。”金国强对沈庆国说。

  金国强至今不让沈国庆知道换头是由笔记本电脑完成的。

  金国强使用《鬼斧神工》将自己的头变成殷雪涛的头。他想象着自己以殷雪涛的面貌出现在殷静家时的情景,笑得死去活来。

  金国强招呼沈国庆回到车里:“你在车上等我。”

  沈国庆见老板换了头,开玩笑的问:“这是哪个女腕儿的丈夫?”

  “我不象你那么没出息,残羹剩饭也吃。”金国强一边下车一边说。

  金国强再熟悉这条楼道不过了,他站在殷静家门口,按门铃。

  孔若君和殷静分别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和各自的恋人聊天。范晓莹在卫生间洗衣服。

  范晓莹听见门铃声,她擦干手上的水,从门境外往外看。

  是殷雪涛。

  范晓莹开门,说:“你的钥匙呢?怎么没去打比赛?”

  “抓不到金国强,我没心思打比赛。”金国强进来关上门后说。

  范晓莹在丈夫脸颊上吻了一下,说:“也是。这个金国强一天不抓到,咱们一天不安生。”

  令金国强始料未及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了:贾宝玉声嘶力竭地狂吠着从孔若君房间里冲出来,它亮出恶狗的架式扑到金国强身上,撕咬他。

  “贾宝玉!你干什么?”范晓莹大喝。

  孔若君和殷静闻声从各自的房间跑出来,他们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贾宝玉疯狂的咬殷雪涛,殷雪涛身上血迹斑斑。

  “贾宝玉!住口!你疯了!”孔若君怒吼。

  “爸!你快躲到卧室去!“殷静提醒爸爸。

  范晓莹不顾一切地拦在殷雪涛和贾宝玉之间,贾宝玉顽强地拱开范晓莹,继续攻击殷雪涛。

  孔若君拿起酒柜上的一个保龄球,他冲到贾宝玉身后,举起保龄球,狠命朝贾宝玉后脑勺砸下去。

  范晓莹估计,孔若君这一瓶子砸下去,贾宝玉就没命了。

  “别砸!!!”殷静突然大喊。

  孔若君用力太猛,他已然刹不住车。

  只见殷静扑过来,用身体将孔若君撞到一边,保龄球瓶砸碎了酒柜上的玻璃。

  “你干吗?”见贾宝玉还在不依不饶地噬咬殷雪涛,孔若君质问殷静。

  “他不是爸爸,他是金国强!”殷静说。

  孔若君和范晓莹半信半疑。

  殷静指着衣服已经被贾宝玉撕成布条的金国强裸露的右臂说:“金国强的黑痣,他的专利。”

  孔若君问母亲:“我继父没有?”

  范晓莹说:“你生父左边有。继父晴空万里。”

  孔若君对必欲置金国强于死地而后快的贾宝玉说:“宝玉,我们已经知道他是金国强了,你别再咬了,咬死了,咱们就找不到殷静的磁盘了。”

  贾宝玉停止撕咬。

  孔若君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金国强,说:“我看你是忘乎所以了,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说,磁盘在哪儿?”

  金国强咬着呀做起来,他说:“你们立刻放我走,否则就是非法拘禁!”

  有人敲门。范晓莹一看外边是宋光辉,就开了门。

  宋光辉带着两名彪形大汉进来,他对金国强说:“我抓你就不是非法拘禁了。再说你是私闯民宅在先。”

  “铐上!”宋光辉对手下说。

  范晓莹对宋光辉说:“你来得很是时候。”

  宋光辉说:“我通过若君身上的仪器一听到就赶来了。”

  “磁盘在哪儿?”孔若君问金国强。

  金国强说:“你们扣着我,30分钟后我不回,就有人删除磁盘。”

  宋光辉冲着金国强冷笑:“看电影看多了吧?那我们当小孩儿?”

  “带我们去你的住处!”孔若君对金国强说。

  “我不说,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我住在哪儿!”金国强吐出一颗被贾宝玉咬掉的门牙。

  宋光辉对金国强说:“楼下那辆车是你的吧?司机也象你一样是铁嘴钢牙?”

  金国强傻眼了,他冲窗外大喊:“沈国庆快跑!”

  宋光辉给了金国强一拳,金国强倒在地上呻吟。

  正在车上听歌的沈国庆面对两边车窗上出现的漆黑的枪口,尿了一裤子。

  “我带你们去他的别墅!”没等宋光辉要求,沈国庆就说。

  宋光辉将从车里找到的金国强的笔记本电脑拿给楼上的孔若君:“看看小静的照片会不会在里边?“

  孔若君打开金国强的笔记本电脑,他没找到殷静的照片。

  看到笔记本电脑里有殷雪涛的照片,范晓莹说:“把金国强的头换回原来的,他老顶着雪涛的头,我看这别扭。”

  孔若君复原金国强。

  殷静冲上去狠狠打了金国强一个嘴巴。

  “咱们抓紧去他的住处找磁盘。”宋光辉说。

  “你们绝对找不到!”金国强狞笑。

  “带上贾宝玉!”宋光辉看着金国强说。

  金国强瘫在地上。

  殷静看出有戏,她说:“我也去!”

  孔若君回自己的房间拿上辛薇照片的备份磁盘,他给在网上等他的辛薇打字:随时注意你的头部!一会儿见!

  殷静也会自己的房间,她想告诉杨倪喜讯。但杨倪已经不在网上了。殷静拿上自己喜爱的那本动物画册。

  反间谍行动组的4辆车在沈国庆的指引下闪着警灯风驰电掣般驶向金国强的别墅。车上分别由孔若君、殷静、范晓莹、宋光辉、贾宝玉和金国强。

  没有贾宝玉绝对找不到殷静的磁盘。金国强将磁盘藏在饮水机里边。贾宝玉进门直奔饮水机,一点儿弯路都没走。

  孔若君对宋光辉说:“能麻烦您派人将辛薇接来吗?”

  宋光辉拍案叫绝:“好主意!”

  辛薇赶到后,她怒视金国强。

  “打就打一下吧,我没看见。”宋光辉对辛薇说。

  辛薇说:“我不打他,我怕脏了我的手。”

  孔若君打开金国强的笔记本电脑,他激动的问殷静和辛薇:“先恢复谁?”

  殷静和辛薇异口同声:“当然是她!”

  孔若君先恢复了殷静的头,在恢复欣慰的头。

  辛薇先是和殷静拥抱,她再和孔若君拥抱。殷静在外围紧紧抱着他俩。

  范晓莹也入围。

  金国强在一旁沮丧的看着这场面。

  宋光辉掏出手机给崔琳打报喜电话。

  辛薇从人圈里伸出美丽的人头冲宋光辉说:“叔叔,麻烦你让崔律师转告制药九厂,我愿意继续给钙王当形象代表,不过每周只能在电视上播一次。”

  孔若君想起了什么,他对宋光辉说:“金国强的笔记本电脑里有个叫《人质》的文件,被他换了头后没换回来的人的原始照片都在这个文件里,我把他们都复原了吧?”

  宋光辉问:“《人质》里被绑架的都有谁?”

  孔若君说:“有电视台的两个播音员、一个美国教授和一个叫黄密的女演员。”

  宋光辉说:“全复原了。”

  孔若君完成。

  金国强嘀咕:“黄密最惨,白扔了100万。”

  宋光辉问金国强:“你说什么?”

  金国强苦笑,不回答。

  “怎么处置金国强?”孔若君问宋光辉。

  宋光辉将孔若君拉到一边,小声说:“你最好马上删除《鬼斧神工》,我不想让我们头儿知道白客的事。所以我不能抓金国强,抓了就得审,我们那些预审员都是教授级的,他们还没张嘴,金国强就会和盘托出。我担心头儿万一找你要求你再编制《鬼斧神工》。你清楚,哪个国家的情报部门都会对白客感兴趣。当然我们头儿也不一定,但咱们还是稳妥点儿好。”

  孔若君点头同意。

  看到孔若君要删除《鬼斧神工》,殷静说:“且慢!”

  大家都看殷静。

  “既然抓不到金国强,必须给他点儿教训。”殷静说。

  “算了……”孔若君劝殷静。

  殷静哭了:“他害得我太苦,我不能饶恕他……”

  孔若君想起金国强在殷静变头后诓殷静的事,金国强是太损。

  “怎么教训他?”孔若君问。

  “把金国强的头变成蟑螂头,再删除他的原始照片,让他永远变不回来。”殷静看着金国强说。

  金国强大叫:“殷静!我杀了你!活该我把你给……”

  辛薇大喊:“我同意殷静的办法!”

  犯晓莹也说:“我同意!”

  孔若君听到金国强用不堪入耳的话骂殷静,他也说就按殷静说的办。

  宋光辉说:“罪有应得。”

  孔若君使用金国强的数码相机给金国强拍照,金国强低头躲闪,辛薇和殷静上前扳过金国强的脸。孔若君按下快门。

  殷静打开她的画册,翻到有蟑螂的那页。孔若君用数码相机翻拍蟑螂。

  孔若君将金国强和蟑螂的照片输入电脑。

  《鬼斧神工》将蟑螂头按到金国强的脖子上。

  孔若君对殷静说:“小静,你操刀!”

  殷静的手放在鼠标上,她看着金国强。殷静想好了,只要金国强告饶,她就放他一马。

  “你们都不得好死!”金国强咬牙切齿。

  殷静毅然按了“确定”

  金国强的头在众目睽睽下变成了蟑螂头。

  “删除他的原始照片嘛?”孔若君问殷静。

  所有在场的人都清楚,只要山除了金国强的这张原始照片,他的头就永远不能复原了。

  殷静再看金国强。

  “一群王八蛋!”金国强用蟑螂嘴骂到。

  殷静摇摇头,略显遗憾的删除了金国强的原始照片。

  孔若君随后删除了金国强电脑里的《鬼斧神工》。孔若君想好了,一会儿回家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删除自己电脑里的《鬼斧神工》,使白客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永远

  范晓莹提醒殷静:“快告诉杨倪!”

  殷静打杨倪的手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