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议员看了一会儿

1 12月 , 2019  

  最近某一国家的某一议员在散步的时候经过某一地方。他看到有一个卫兵在那里来回走着正步,过来走多少步,回去也走多少步。议员看了一会儿,又仔细观察了卫兵走正步经过的地方。附近既没有建筑物,也没有什么围墙和大门,没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让他警卫的。
 

  “你在这儿干什么?”议员问。
 

  “执行命令。”卫兵回答。
 

  “什么命令?”议员问。
 

  “向这一方向走多少步,然后再朝那个方向走多少步。”
 

  “这是为什么?”议员又问。
 

  “我不知道。”卫兵回答说。
 

  议员回到了议会厅。
 

  “为什么让一个卫兵在这个地点担任警卫?”他问。
 

  “那儿一向有卫兵担任警卫。”有人告诉他说。
 

  “但这是为什么呢?”
 

  “档案里有这个命令。”
 

  “谁下的命令?”
 

  没人知道。
 

  “什么时候下的命令?”
 

  也没有人记得。
 

  “这样做真是愚蠢,”议员说,“必须改变过来。”
 

  于是他们召集了一次会议,撤回了卫兵,安排他到别处去站岗,既然那儿什么东西也没有,派个卫兵去警卫又有什么用呢?
 

  原来这里边有个故事,现在我就来讲讲这个故事。
 

  当初的日子里,确实有过一个女王在她的花园里散步,正是在那儿,你猜怎么着,她看到了一朵花儿。
 

  你也许会说:“咳,那有什么奇怪的?”我也说并不奇怪,因为花园里不长花又长什么呢?
 

  你也许会说长草呗?噢,是的,非常可能!我知道有的花园里草比花多,不过那是小孩们的花园,尽管他们再三保证,总免不了忘记把花照顾好。但是,这个花园是女王的花园,有一个首席园艺师,一个首席锄草师和一个首席剪修师,要什么人有什么人。因此你可以想象里面的花应有尽有。尽管如此,女王看到这朵花时,她还是非常奇怪,因为这朵花赛过了她见到过的一切花。
 

  这是什么花呢?哦,这一点无关紧要。那也许是一朵玫瑰,也许是一朵羽扇豆花。也许是一朵翘首空中的铁线莲花,也许是一朵根蒂贴地的紫罗兰。不管它属于哪种花,总之,它是那种花中最好的一朵,让女王兴奋得气都喘不过来。
 

  她天天去观赏,天天感到同样的快活。一天早上,她在花园中漫步,她看到首席修剪师剪下了大量的花。
 

  “你在干什么?”她问。
 

  “陛下,我为陛下晚上的舞会剪花。”
 

  女王的心都快跳了出来,她急忙跑到生长那朵花的地方。她是多么高兴啊,那朵花还在那儿。一阵惊慌过去,她平静下来,连忙派人把将军找来说道:“将军,我要你专派一个卫兵日夜守卫这块地方。”
 

  “哎呀!”将军说,“这儿有危险吗?”
 

  “非常危险。”女王说。
 

  将军弯下腰去,认真检查了那块地方。
 

  “有炸药埋在这儿?下面有敌人可以进来的秘密地道?陛下把皇冠宝石埋在地下?都不是?那是什么原因呢?”
 

  “将军,”女王说,“为什么我的宫殿外面有人日夜站岗?”
 

  “因为陛下的安全跟国家的心脏一样重要。”
 

  女王指指花,问道:“你见过比这更漂亮的花吗?”
 

  “没有见过,陛下。”
 

  “我也没有见过。”她说,“这朵花像女王的心脏一样宝贵,因此,马上在这儿安上岗哨,以免这朵花遭到损害。”
 

  她的愿望实现了,命令被记录在案,不到一小时,一个精神抖擞的青年卫兵在园中来回走着正步,过来走多少步,回去也走多少步,一刻不停。整个夏天一直有一个卫兵在那儿值勤,女王天天来赏花,卫兵上去搀扶着,女王弯腰去闻花香,他便立正站在一旁。
 

  夏去秋来,花瓣落地,叶子也枯了。但是日日夜夜还有一个卫兵在御花园的一角站岗,因为命令继续有效,没有被撤消。
 

  冬去春回,花园重又鲜花盛开,女王重又到花园里来散步。她还去看她的花吗?也许去了,也许没有去。但是不管她去还是没去,卫兵照例在那儿设岗,如同早上日出晚上日落一样,因为这是命令。
 

  年复一年,女王死了,另一个女王或是一个国王即位。新的将军代替了老的将军,园艺师也由儿孙换了班。花园里的花床也变了样,百合花代替了石竹花,柱竹香花取代了金鱼草花。城里街道也变了样,原来繁华的街道破落了;而原来破落的小街道倒成了车水马龙的大街。
 

  就是国家的土地本身也发生了变化。新的草场建立起来,树林消失了,山丘削平了,河流也改了道。
 

  世界上所有的国家也都发生了变化。这一国家并入了另一国家,那一国家衰落消亡,还有一些国家像洪水一样在大陆上泛滥开来。
 

  人们的思想领域也变了,过去曾是正确的,现在错了,过去曾是愚蠢的,现在聪明了。过去曾有过的东西,现在不复存在了。
 

  唯一没有变化的是记录在案的命令,就是女王要求在她的花园中设岗警卫她那朵花的命令。只要一道命令还记录在案,就必须继续执行。这就是为什么至今在那块荒地上,年复一年,总有一个卫兵在那儿来回走着正步的缘故。
 

  直到有人说:“这是多么愚蠢!”这才将卫兵调走。因为假如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美好的东西是否还存在,守卫它又有什么用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